会飞的鱼

璀璨
嘛哩嘛哩哄
首页 » 精品美文 » 烟花,燃不尽相思的寂寞

烟花,燃不尽相思的寂寞

 经流年,梦回曲水边,看烟花绽出月圆
  【一】
  雪终于在昨夜悄悄落下,它的脚步是这样的轻盈,不带任何声息,就这样出现在这个冬日里,清晨丫鬟若兮推开窗子,被眼前依旧飘落的雪花所吸引,她兴奋的像个孩子:“小姐,快来看,这场久违的雪,终于落下。”
  听闻,正在妆台前梳头的柳若芊放下手中的木梳,信步来到窗前,只见白茫茫的一片,大朵大朵的雪花从她眼前飘落,光秃秃的树上挂满了雪花,眼前的一切,让柳若芊仿佛置身于仙境一般,
  柳若芊伸出手,迎接着落入手中的第一片雪花,雪花轻柔柔的落入她的掌心,凉凉的,透着晶莹,雪花在她的手中慢慢融化,只留下点点水迹,是啊,这场让柳若芊盼望许久的雪,终于出现了。
  柳若芊穿着棉袍站在凉亭内,池塘里的池水早已冰冻,但依然能看到冰下的那条红锦鲤在水下自由的游动,她呆呆的望着冰冻的池塘,直到眼睛发涩才抬起头望向远方,泪却慢慢的流下。
  在柳若芊身后的丫鬟若兮知道柳若芊又想起曾经的往事,虽然已过去了许久,但柳若芊始终放不下,这也是她为何迟迟不肯点头与段清扬成婚的原因之一。
  说起柳若芊,青竹镇没有不知道她的,她是常胜将军柳岩的小女儿,虽然出身名门,但从来没有其他小姐、格格的娇气与刁蛮。
  柳若芊从小就知书达理,四书五经、琴棋女红样样精通,深受那些福晋的喜爱,有的福晋对柳将军开玩笑说:“假如没有段清扬,我那天没准还带人抢亲去呢。”
  福晋说的这个段清扬,是段猛将军的公子,段将军和柳将军是战场上的常胜将军,两家也是至交,两位夫人在怀孕时,两位将军就商量,如果是一男一女,咱们就亲上加亲,如果是一双男孩就让他们结拜为兄弟,如果是女孩就让她们结为姐妹,后来真的如两位将军所愿他们亲上加亲,皇上也得知他们的约定,就钦点了这桩婚姻。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在大人们眼中是那么般配的一对佳人,可在柳若芊心里,段清扬就像哥哥一样,总是对她百依百顺,处处让着她,幸福是幸福,可是心里某个角落总是感觉少了些什么,可又说不出来的感觉。
  
  【二】
  要是没有冷鹰笛的出现,也许柳若芊早已点头同段清扬成婚,也许就这就是命吧,往事还是从三年前讲起。
  那也是一年隆冬,柳若芊和若兮去赶庙会,庙会上新奇好玩的小玩意很多,让两个久未出门的女孩很是兴奋,这瞅瞅那看看,竟然忘记了回家的时辰。
  当柳若芊再回身寻找若兮时,这才发现俩人早已被人群挤散,柳若芊站在醒目的地方等待着若兮,又想起在来的途中若兮说:“小姐,听说去赶庙会人的很多,要真的被挤散的话,就先一个人回府。”
  “这丫头肯定是在刚才看皮影戏的时候,又去看捏糖人的了,”在回府的路上,柳若芊还一直在想俩人是什么时候走散。
  这时,柳若芊发现一个穿着很破的老太太倚靠在墙边,身边立着一根拐杖,手中还有一只破了边的碗,柳若芊急忙走上前,轻轻晃着老太太:“婆婆,不要在这里睡,很冷,会生病的。”
  柳若芊一连轻声喊了几次,老太太才有气无力的睁开双眼:“我饿,好冷,”柳若芊一摸老太太的脑门,好烫,怎么办,不能丢下她,会死掉的。
  “她怎么了,”一个声音从柳若芊身后响起,她转身看见身边不知何时来了一个拉着黑马的白衣少年。
  “别问这么多,快帮我把老太太扶上马,前面有个破庙,你先带她过去,我去药店,去去就回,”柳若芊给他指了指方向后向药店跑去。
  没多久,柳若芊抱着米和药跑回破庙,看到早已支起了火,就用破庙里仅留下的瓦罐,给老太太煮了一晚白米粥,随后叫醒老太太,让她吃下白米粥后,又把从大夫那里抓来的药,放进瓦罐内,很快破庙里弥漫着汤药的味道,柳若芊这才抬起头休息休息。
  “没想到你还挺能干的,”有个声音从她身后响起。
  柳若芊一惊,转过身,这才想起破庙里还有一个人:“对不起,我只顾忙了,把你忘记了,我生病的时候,若兮也是这样照顾我的,没想到,我也能帮到别人。”
  “你怎么知道这里有个破庙,”白衣少年坐在火旁。
  “刚才赶庙会路过时看到的,我就记下来了,时辰不早了我该回家了,麻烦你帮我看下老婆婆,明天早上我再来,”柳若芊起身要离开。
  “要下雪了,快回家吧,”白衣少年催促道。
  【三】
  柳若芊离开后,白衣少年随手捡起地上的木棍,把火中剩余的木柴向火中央聚拢,火苗又渐渐燃起,响起噼啪作响的声音,在火苗的映照下,显得他的白净的脸庞更加俊朗,他就是冷鹰笛,他是乱党找来刺杀柳岩将军的刺客。
  冷鹰笛在江湖上号称冷面苍鹰,他要贪官污吏凌晨死没人能活到天明,虽然冷鹰笛也略闻柳岩将军为人正直、浩然正气,可阻止不了有人在背后一直添油加醋的讲柳将军的坏话,背后的黑手也向冷鹰笛许诺,如果此次刺杀柳岩将军成功的,绝对有大的奖赏,背后的黑手抓住了冷鹰笛的软肋,只因冷鹰笛有个瞎眼又卧病在床的老娘。
  可柳将军的武功更胜冷鹰笛一筹,在冷鹰笛的心里从来没佩服过某个人,自从与柳将军交手后,冷鹰笛从心底不由感叹,终于齐逢高手,虽说冷鹰笛失手,但冷鹰笛还是暗自拍手称快。
  不过,收人钱财,就要替人卖命,这是江湖的规矩,在那次失手后,冷鹰笛决定改变策略,俗话说,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先从柳将军身边的人下手,于是冷鹰笛的目标转向了柳若芊。
  当冷鹰笛得知柳若芊要去赶庙会,他一路尾随,准备找准时机下手,柳若芊与若兮挤散后,冷鹰笛打算找个偏僻的的地方,杀掉柳若芊。
  在冷鹰笛的眼中,富家小姐一个个都是娇气、蛮横、不讲理,可冷鹰笛却看到温柔、有爱心的柳若芊,冷鹰笛觉得眼前这个女孩不一样。
  转天早上,果真下起了雪,柳若芊冒着雪赶来,手中还提着点心盒,破庙内只有讨饭婆婆一个人在,白衣少年早已离开,柳若芊伸出手摸摸讨饭婆婆的脑门,已经退烧,这下柳若芊心里的石头也落地了。
  柳若芊从点心盒内取出白米粥和可口的开胃小菜放到讨饭婆婆面前,轻轻的把她扶起。
  “我以为你不会来,”冷鹰笛的声音从柳若芊身后响起。
  柳若芊回过头,冲着冷鹰笛微微一笑:“怎么会呢,我已经说了啊,今早我会来的,不过,我倒是以为你离开了。”
  “我去喂马了,”冷鹰笛冷冷的回答她。
  “这个给你,”柳若芊从点心盒里拿出萝卜糕递到冷鹰笛面前。
  “我不饿,”冷鹰笛冷冷的态度,好像这冬天的雪花一样,冰冷的让柳若芊心里一震,手僵在那里。
  冷鹰笛看到柳若芊眼中的尴尬,心里不免有些不忍,于是,他从柳若芊手中接过萝卜糕放入口中,其实,他早就饿了。
  此后,连续几日,柳若芊都带着点心盒来到破庙,讨饭婆婆在柳若芊的精心照顾下,也渐渐康复。
  那日讨饭婆婆在谢过柳若芊后,准备离开,柳若芊又从怀中掏出银两放到讨饭婆婆手中:“婆婆,回老家吧,这里的灾民也很多,我也放心不下,我让暮大哥送你出城。”
  通过几日的相处,冷鹰笛心里有些喜欢上这个善良的女孩,但冷鹰笛没和柳若芊讲实情,他一直告诉柳若芊他叫暮年,一个游走天涯的走镖人,没想到柳若芊竟然真的相信了,一口一个暮大哥,冷鹰笛心里一直在想:“傻丫头,这么容易就相信一个陌生人。”
  
  [四]
  柳若芊又恢复到往日平静的生活,那日在书房看书,听到窗外偶尔有鸟儿的叫声,柳若芊推开窗子,这才发现春天已不知不觉中来到了身边,树枝上已长出嫩嫩的小绿芽,柳若芊猛的想起:“不知那个讨饭的婆婆还好吗,还有暮大哥也不知可还好。”
  此时,冷鹰笛在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柳若芊,尽管他克制自己不去想念,可他控制不了自己的心,思念很痛苦,就像有千万条小虫在你心中。
  一天午夜,柳若芊听到有人在抓她的窗子,柳若芊打开窗子,发现一只可爱的小猴子蹲坐在窗前的树梢上,小猴子看到柳若芊已打开窗子,它一下子窜到房间里的圆桌上,用一只爪子,不停的解左手上红绳。
  待柳若芊帮它解下手中的红绳,小猴子又窜回树上跑掉了,红绳里有一封信。
  “我已回来,在破庙内等你,暮年。”
  转天早上,当柳若芊再次出现在冷鹰笛面前时,冷鹰笛听见自己的心跳的好厉害,他发现自己已经深深的爱上了柳若芊。
  两日后,柳若芊在收到冷鹰笛的信后,又来到破庙,冷鹰笛发现柳若芊的眼睛肿肿的,像是哭了整夜,心中不免有些心疼,轻声问:“你怎么了。”
  不问还好,被冷鹰笛问后,柳若芊又红了眼圈:“我父亲的义子班定远,班大哥,被人刺杀身亡,我与班哥哥一同长大,他就像我的亲哥哥一样。”
  说完,柳若芊又从脖子上取下一个玉的护身符:“这是娘在一个云游四方的和尚那里得到的,这个玉符是保平安的,我一直带着它,你常年在外走镖,难免会有危险,带上它会保佑你。”
  柳若芊含着泪把玉符挂在冷鹰笛的脖子上,冰冷的手指无意中碰触到冷鹰笛的皮肤上,冷鹰笛再也忍不住,把柳若芊紧紧的搂在怀里,泪从冷鹰笛的眼中流出:“我爱你。”
  班定远是他杀的,冷鹰笛还在继续完成他的那个任务,以往冷鹰笛再怎么杀人,他的心都是冷漠的,可如今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手是沾满了罪恶的血。
  柳若芊在冷鹰笛的怀中不停的点头:“我知道,我知道,我也一直爱着你,虽然你是这样的冷漠,可我却在你眼中看到了温暖。”
  【五】
  一天深夜,柳若芊听到院子里有打斗的声响,她从窗前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虽然黑衣人蒙着脸,但柳若芊却知道他是谁,眼看黑衣人的剑就刺向了父亲,柳若芊猛的拉开房门:“暮大哥,不要。”
  冷鹰笛听到柳若芊的哭喊声,停下了手中的剑,这时却被柳将军刺过来的剑刺伤了手臂,冷鹰笛看到柳若芊满脸是泪的站在那里,是那样的无助,冷鹰笛心里一紧,飞跃上房,消失在黑夜里。
  冷鹰笛在破庙里给自己的伤口换药,此时,他心里的痛比伤口要疼少好几倍,他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去面对柳若芊,她是这么相信自己,而自己却来刺杀她的父亲。
  突然,冷鹰笛猛的抬头,看到柳若芊留着泪站在破庙门前,两日不见,她消瘦了很多,苍白的脸,让人心疼。
  柳若芊从他手中接过绑带,轻轻的为冷鹰笛把伤口绑好,眼泪一直止不住的流。
  “班定远是我杀的,”沉默好久后,冷鹰笛终于忍不住讲出了实情。
  “我知道,班大哥死前和我父亲讲了,他还说你下手之前眼中有泪,”柳若芊哭着点头。
  “我也不叫暮年,我叫冷鹰笛,”冷鹰笛含着泪把脸转向了别处。
  “我不在乎,不管你叫什么,我不在乎,我爱你,”冷鹰笛心里知道柳若芊讲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是很痛苦的。
  冷鹰笛还能说什么,只有把柳若芊紧紧的搂在怀里,两人就这样流着泪的坐在破庙内。
  
  【结尾】
  冷鹰笛最终还是离开了,他没有要求柳若芊和他一起离开,他知道自己是个流浪天涯的刺客,给不了柳若芊承诺,也给不了她幸福。
  柳若芊就这样看着冷鹰笛离开,她知道自己不能选择跟冷鹰笛在一起,她的婚姻是皇上钦点的,如果离开,她的父亲是受牵连的,柳若芊是个懂事的孩子,为了顾全父亲,没有要求冷鹰笛带她离开。
  爱情是个魔鬼,让人相爱,又让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柳若芊把冷鹰笛默默的放在心里的最深处,每年冬天下雪的时候,她总会想起他们最初的时候,可是,那已经离她好远,随着雪花飘向远方。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璀璨,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璀璨's Blog
原文地址《 烟花,燃不尽相思的寂寞》发布于2011-8-4

分享到:
打赏

评论

游客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

登录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注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