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飞的鱼

關 於 藝 術 丨 源 於 生 活
關 於 理 想 丨 始 於 我 們
首页 » 精品美文 » 那年夏天、如梦初醒 <1>

那年夏天、如梦初醒 <1>

    “Hi~小帅哥~”一个身着庞克装,脸上抹着浓妆的妖冶少年,在某个十字路口,跟晚自习放学后的婴宴搭讪。他那有着浓重烟熏妆的眼用眼线笔分明地勾起了眼角,一分诱惑一分挑逗。  婴宴侧头望了望, 我只是个还在上学的未成年人。他想。 “我只是个还在上学的未成年人。”他说。 然后,绿灯亮了。 婴宴穿插进人群中,直过到马路对面,然后消失了。  “嘁。”少年轻蔑地瞥了一眼那背影,扬起了下巴。  巧合几乎每天都在上演,对于婴宴上帝也不会例外。 婴宴路过前一天晚上的那个路口附近的某条巷子时,碰巧看见几个面露凶光的小青年在惹是生非,而那个被欺负的倒霉的人,又碰巧是前天晚上同他搭讪的少年。 婴宴本想立即扭头离开,但看到他之后却有一瞬间的迟疑----究竟要不要多管闲事?  他们在推搡着他,他马甲的左肩在推搡中滑下一些,露出一截性感却削瘦的肩。 少年的表情很复杂,一丝淡漠,一丝不耐烦,一丝无所谓,还有一丝慌乱。 然而不知怎的,婴宴就悄然走过去,在所有人都未反应过来之时,拨开这些人,一把抓起少年的手腕,将他带出了巷子以后又拐进了另一个巷子。 然后,莽莽撞撞地窜着七弯八拐的路。 直到婴宴觉得拖着少年的手越来越沉,他回头望望没有追兵,而这时的少年已快虚脱。  婴宴一减速并放开少年的手之后,少年便颓坐在地,捂着胸口困难地喘气。 暗黄的灯光映照在他脸上,居然照出有许苍白之色。 婴宴很快便平稳了自己的呼吸,他看着胸口仍旧剧烈起伏的少年,便觉得有些荒唐,于是自嘲地笑,越笑越大声。  “喂…”少年哈了两口气,继续说:“你这个…还在上学的…未成年人,…为什么会…多管闲事啊…?”  “不知道。”婴宴很干脆,他看了看少年的脸。 少年脸上的妆被额上流下的汗水冲去了一部分,花掉的妆容下隐约露出他本来的脸。 其实少年的脸挺精致。  “你的脸很漂亮,为什么还要画浓妆?”婴宴有些好奇。  “为了赚钱啊。”少年的呼吸逐渐平息,他把几丝贴在脸颊边上的头发理了理,拢到耳后说:“那些男人,都喜欢妩媚得过分的妆。” 的确,少年的妆总是浓得如同一朵艳丽的牡丹。  “一点都不自然了。”婴宴说着,把手伸给了少年,将他拉起。  “我…无所谓了。”少年的眼睑垂下了又抬起。 “你叫什么名字?”少年和婴宴一同走着。  “婴宴。”  “啊?”  “婴宴。婴儿的婴,宴会的宴。” 少年想了想,扑哧地笑了出来,他笑着说:“我叫妲鱾。”  “妲己?”婴宴诧异地重复了一次。  “此妲鱾非彼妲己。”少年笑得很狡黠,“鱼己的鱾,鱾是一种深海鱼。”  “哦。” 短暂的沉默后。  “喂,你想要怎样的报答?”妲鱾忽然说。  “报答?”婴宴觉得有些意外,“我不要报答。”  “诶?真的不要吗?”  “嗯。”  “哎…你还真是不计较呢。”妲鱾偏了偏脑袋,轻轻地勾了勾嘴角。  “你很想给吗?”说着婴宴停下了脚步,看着妲鱾的身影。  “也没…”妲鱾的话刚出口,便被婴宴打断:“那么,作为报答,你给我一个吻吧。”  “诶??吻么?”妲鱾也停了下来,转过头去惊讶地问。 婴宴没有说话,他抿着嘴,望着他漂亮的的眼睛。 妲鱾自嘲地笑笑,表情有些苦,“我的吻很廉价呢。唇上不知沾了多少男人的唾液。这样你还要?”  “嗯。”婴宴答着,靠近妲鱾。  “真的?”  “真的。”说完,婴宴的右手已经环过妲鱾的左肩,轻按住妲鱾的后脑勺,不紧不慢间温润的唇已触碰到妲鱾的唇。 但平时接吻接得像说话般熟练的妲鱾,此刻却凝固了一般,整张脸的肌肉都僵掉了。  “怎么?”发觉异常的婴宴把脸从妲鱾面前移开一点,问道。 因为他本以为妲鱾会给他一个热烈的回应。  “没什么,”妲鱾推开婴宴,“就先这样吧,我要回去了。再见。”说完,妲鱾逃也似地消失于某个拐角。  “真可笑。”婴宴有些恍惚,他抬起手,用手背擦掉了唇上残留的口红,“初吻就这样给了一个男生呢。” 然后,婴宴每晚放学都会在那个路口,遇见妲鱾。 只是谁都没有打过招呼。 就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 反正,…无所谓了吧。婴宴想。 (未完待续……)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璀璨,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璀璨's Blog
原文地址《 那年夏天、如梦初醒 <1>》发布于2012-1-14

分享到:
打赏

评论

游客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

登录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