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飞的鱼

璀璨
嘛哩嘛哩哄
首页 » 精品美文 » 那年我们注定相逢(十)

那年我们注定相逢(十)

  十、回忆如潮,难分难舍
  
  第一个地方去哪呢?这是我们的旅程开始呢。
  
  湖边风一直吹,头发漫天飞舞。一双手环上我的腰‘雅琴,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结婚啊,好期待我们的婚礼哦。’
  
  一边整理着头发,一边看着湖面。‘少来,才几岁啊,小心点哦,说不定这几年我就跟别人跑了呢。’调皮的翻白眼,突然认真的看着前面‘哇,帅哥。’
  
  ‘少来。’
  
  欢笑声还在耳边回荡,诺,这个湖是我们偷偷跑出来约会的隐蔽地。真的好怀念当初的一切,只可惜,你不在我身边了。靠着湖的边缘行走,回想着这里的点点滴滴,嘴角不由的勾起一个笑容。
  
  “你真的在这里。”
  
  “艺萱?你怎么再这里,好巧啊。”还记得,和诺认识,就是因为这个女生吧。
  
  她永远都是优雅的,“不是巧,很晚了,天已经黑了,晨叫我帮忙找找你。”艺萱走到我身边,扶着栏杆侧头看着我。“其实,雅琴,有些事情或许忘记了会更好。不要用一身去背负一个包袱,人会跨的。”
  
  叹了口气,没有回答她的话,因为,那不是包袱。是我记忆里最好的部分,不舍得放弃,不容许自己放弃。
  
  时间过的很快,一下从傍晚的微微天黑,变得全黑。“你还是那样固执,吃饭了没?请你吃饭,走吧。”
  
  “不了,我还要去些地方。”在这里留了漫长时间了,该换个地方走走了。歉意的看了艺萱一眼,朝反方向走了几步,突然回头“你认识晨?”
  
  艺萱似乎对我的突然回头有点吃惊。“啊?是啊。”她眼神中闪过一丝什么“哦,也很正常呀,我认识诺,当然认识晨了。”皱着眉头看着她的眼睛,黑暗里,似乎也扑捉不到什么,罢了,还是去别的地方逛逛吧。“等等,我和你一起去吧,两个人也安全点。”
  
  本来想拒绝,可是被她硬拉着手腕往前走。也不忍去说些什么,“艺萱,最近怎么样?”一路上,她没说一句话,冷,接近冬天的晚上好冷。
  
  “恩,就那样。”
  
  之后又是无话可说,我真的很怀疑艺萱是不是专门来看着我的。走进学校,高中三年,我们度过的三年啊。拉开艺萱的手,我要一个人体会诺的气息,三年,在一起虽然没有三年之久,但两年有余,如果在乎这份感情,你为什么要离开我!眼泪汹涌而下,站在那里,不停的颤抖。难道爱一个人,就要承受这么沉重的痛么,我情愿当初死去的是我!!
  
  捂着心脏,疼,打心底的疼,如果我当初死去,诺,你会像我一样的疼吗?会吧,毕竟我们是那么的相爱。
  
  一只手搭在我的肩上,慢慢的拍着“别这样,回来了就开心点。”艺萱满脸的不忍,“你也不希望诺看到你哭得样子吧。”递过来一张餐巾纸
  
  吸了下鼻子,扯出一个笑容。“你说的没错,诺不会想看我哭得样子。”接过餐巾纸,在怎么擦,眼泪还是一直往下掉。扔掉纸巾,索性蹲在地上痛哭,就一次,最后一次,诺,我答应你,这是我最后一次哭。这三年来的一切,就让我这一次发泄完吧。
  
  在学校里,我们经历了三个春夏秋冬。你说,你喜欢和我在下雪的天气里散步,因为一不小心我们就可以白头。虽然在一些书里看过这句话,可是内心的感动,也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白头,多么美好的愿望,多么渺小的愿望,现在却变成奢侈。
  
  花园,操场,跑道,宿舍,教室,就连老师的办公室也有我们的记忆。哭声越来越小,没有力气再去让自己发泄,终于明白什么叫做泣不成声,那是一种撕心裂肺。
  
  “你没事吧。”一件衣服搭在我的身上,晨从后面把我扶起来。而我却在起来的瞬间,眼睛盯着艺萱,一动不动。本想要安安静静的回忆和诺在一起的生活,又为什么要叫这个人来破坏?“回去吧,天凉了。”
  
  脚一软,整个人差点瘫倒在地上,可能是蹲了太长时间,脚已经麻木了。艺萱马上接住我,把我轻轻的放在晨的背上,“我恨你。”小声的一句话,只有我和晨能听到,他脚步一顿。随后加快了步伐。
  
  次日,起床看见镜子中的人,吓了一跳。眼睛红肿,头发凌乱,怎么看怎么像垃圾堆里刚刚出来的模样,看来昨天真的哭得很凶
  
  一个人偷偷跑到楼下,拿冰袋敷眼睛。“哟,这不是我们的大小姐么?昨晚大半夜没有回来,后来被那个小帅哥背回来。”那个爸的情妇一脸的暧昧。“还在小帅哥的背后睡着了,做什么事做的怎么疲惫啊。”
  
  “龌龊!”推开她,直奔冰箱。
  
  “哎呦,”她夸张的往旁边一倒。“疼死我了,你就算不想我当你二妈,也不要这样啊,如果你的弟弟或者妹妹没有了,那怎么办啊。”
  
  “芷欣,你没事吧。”冷眼看着这对狗男女。
  
  “爸,你来的真及时。”拿了冰袋,随手拿了两个面包,往楼上走。走到房间门口,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还不知道孩子是谁的呢。”但足以让这个声音在三个人之前徘徊。
  
  爸用力拍了下桌子“陈雅琴!你给我下来!”看了一眼他们,无所谓的走下楼。“她怎么样都是你的二妈,这是不可能改变的!这个星期天,我们就会举行婚礼,你要是再这样胡闹,以后陈家就容不下你这个女儿了!”
  
  冷笑,眼睛里却是浓浓的失望,“爸,你和妈你们近二十年的感情,难道还不如这个女人插足你们之间几个月的时间?我不明白,如果当初你不爱妈妈,又为什么要娶妈妈,如果当初你不爱妈妈,又为什么要生下我!不要给我扯什么,那时候不懂什么叫做爱情。你TMD现在都不配说爱情!”转身走了,不知道身后人是什么表情。
  
  上天为什么这么不公平,爸不懂珍惜却可以笑着拥有一切,而我却要在这么小的时候面对一切。或许我不小了,对呀,已经十七了。。
  
  星期五那天,妈妈发了好大的火,无非是不想让爸再婚。我明白,爸不过是要办个酒席,也不会去领证,中国,一夫一妻制进行的还是蛮彻底的。但是,我不会让这个女人得逞,她破坏了爸妈之前的所有,就像晨破坏了我和诺之间的所有一样!都不能原谅。
  
  “好了,明天就要办婚礼了,你也不要拉长个脸。”爸的语气中有一点的兴奋。
  
  看着一桌子的人,晨回去了,他说他爸爸叫他回去准备一下,参加明天的婚礼,但是我想这次的婚礼不会顺利的举行了。“唔”情妇捂着肚子,“老公,好疼。”疼?比起妈妈的疼,你这又算什么?
  
  “怎么了?到底怎么回事!”爸‘碰’的一下把桌子弄翻了。“芷欣,你没事吧?”
  
  那个女人捂着肚子,脸皱成一团,我不是一个毒蝎心肠的女人,但是任何一个人,都不希望有人破坏自己的家庭,破坏父母的情谊,所以,你必须走,离开这里。“血,血,老公,血。”
  
  急救室外面站着几个人,只有一个中年男子来回的走动。‘滴’手术室的红灯灭了,一个带着口罩的男人走了出来。中年男子迅速走了上去“医生,芷欣怎么样了?”
  
  “对不起,孩子没保住。”
  
  爸的世界就像塌了一样,他靠在墙上,脸上刻满了不可置信。“谁做的!你们谁做的!”爸对着我和妈妈吼。没有任何一点父亲该有的慈祥。“说啊!你们是做的!”
  
  “是我。”和爸对视,没有一点在下方的感觉。“我是对的,她肚子里的东西,不该留在这个世上,破坏人家的家庭,破坏别人原本的幸福。呵呵。。所以,该流掉。”我明白,我是把失去诺的痛,对那个杀人凶手的恨都发在了这个女人的身上,但她并不无辜,甚至可以说是罪有应得!
  
  我明白,对晨,我始终恨不起来,虽然嘴里可以说的多么难听,可是心里却没有一丝的恨意,把所有的怨全部转为泪水,流出体外。可这次,却真正让我感觉到消气。
  
  “好啊,陈雅琴,你是长大了,翅膀硬了是吧!阻止爸爸做的事情!!”‘乓’手术室的门用力合上,妈拍拍我的肩膀,看着爸一脸愤怒的进了手术室里。
  
  “雅琴。哎。”妈叹了口气。“算了,我们走吧。”
  
  艺萱跑到我们身边,仔细的看了一下我,然后转向妈。“伯母没事吧,听说明天的婚礼要延期举行了。外面的记者多着呢。”虽然不是很大的家族,但还是有那么多无聊的人!
  
  (未完待续……)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璀璨,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璀璨's Blog
原文地址《 那年我们注定相逢(十)》发布于2012-1-14

分享到:
打赏

评论

游客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

登录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注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