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飞的鱼

關 於 藝 術 丨 源 於 生 活
關 於 理 想 丨 始 於 我 們
首页 » 随手杂记 » 《触不可及》的欢快对白

《触不可及》的欢快对白

  不得不承认,Driss是个很自信,很有感染力的男人。
  
  影片一开始,面试那一段,Driss这个小混混就把其他应聘者都比了下去。
  
  看看那些有着各种文凭的“知识分子”是如何回到玛格丽的提问的 :结巴的结巴,找不到词的乱讲。还记那句“很老,很老的妇人,她真的是……”,我还以为他会说个别的词,结果:“她真的是……很老。”废话!。还有什么“帮助残疾人重返社会”(法语里“重返社会”这个词是劳改犯专用的……),你这个大富翁是不是“享受住房补贴?”这些回答真是逼人骂道:这群白痴。
  
  而Driss一来就彰显他的幽默感。明知玛格丽问的是他的履历,却能通过玩文字游戏,把问题扯到音乐上。而在菲利普自以为在音乐上更胜一筹的时候,Driss毫不客气地调侃深谙古典音乐的菲利普:“无论是音乐和幽默感,你都没有。”
  
  而第二天,当Driss来到菲利普家拿签名,得知自己被聘用时,惊讶的他对菲利普说:“我搞错了,原来你还挺有幽默感的。”不得不说,他的脑筋转得很快,而且还是个天生幽默的人。
  
  Driss还擅长给人起绰号。最明显的那个应该是“鸡毛掸子”了。当艾丽莎的男同学问Driss哪有啤酒时,Driss就注意到了他的头发,回答说:“去你的头发里找找”。“鸡毛掸子”的绰号应该也是在那是孕育而生的。而我最喜欢的一个绰号,是在画廊中,他对女职员取的绰号:“辛普森太太”。他真是太会联想了,把女职员的盘发比成辛普森太太那一头蓝色蛋糕头。那巴黎女职员听到会气爆吧。还有那个停车的邻居,鸡毛掸子的男同学,生日派对上坐在Driss旁边的男人,甚至是留着各种长度胡子的菲利普,都成了Driss嘴中调侃的对象。他那看你一秒钟就给你个绰号的才能是在让人羡慕。
  
  在画廊的那句“没有手臂,就没有巧克力”也是神来之笔。在法国,这句话一般对小孩说,潜在的意思是,你不乖就没巧克力吃。这句无意脱口而出的俗语用在菲利普身上,就像Driss说的,有点过,但又一语双关。
  
  画廊里的欢乐对白不止这一个。在“辛普森太太”谈到画的价格时,市井出生的Driss惊讶地说道:“你最好确认一下”。接着,当女职员一脸抱歉地说到:“我搞错了……其实更贵”时,看Driss那得意洋洋的表情瞬间结了冰,真是让人发笑。还有那几句“一个人流一滩鼻血在画布上,就要xxxx欧元?”“你给我50欧,我就能给你来一幅相似的画,而且还能来点蓝色作为奖励。”对于不懂艺术的我来说,Driss真是说道我心里去了。嘻嘻。
  
  Driss的老妈 (阿姨)也挺有幽默感的,她把Driss偷来 的名贵工艺蛋比成了法国人常吃的巧克力(吃过kinder surprise的童鞋,你懂的),还质问Driss这蛋能不能用来付房租时,我心中暗叫到,可以!
  
  餐馆那一段,关于食物的对话应该也让很多人都笑了吧。没有吃过半融巧克力的Driss对服务员说,“刚才的巧克力没有煮熟”。他觉得不好吃,就和服务员直言。还有剧院那段,“一棵会唱歌的树”。有多少人有勇气在大庭广众说出自己的想法,而对周围的嘲笑不闻不问?这让我想到了《皇帝的新装》中的那些臣民,和现实生活中那些附庸风雅的人。和Driss一比较,他们又逊了吧。
  
  在飞机上,显然菲利普近墨者黑,学会了Driss式的幽默,在遇到气流的时候(或者是别的,反正飞机抖了抖),对Driss说,“没事的,只是机身有个洞而已。”而Driss回应则是:“你习惯了悲剧,可我不习惯”。的确,在他眼中,菲利普(或其它残疾人)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他可以毫无顾忌的拿他的悲剧或残疾来开玩笑,但是又能让人感到,那些只是善意的玩笑。相同对白还有:“没有手臂,就没有巧克力”;剧院里谈到北方佬爱打老婆(他应该没看过《欢迎来北方》),但“和你(菲利普)在一起,不用担心这一点”和最后剃胡子那段“残疾的纳粹”。
  
  还有个场面我每次看都会发笑。艾丽莎被甩后,一个人在房间闹自杀,被Driss看到后,那句“这只会让你便秘3个月”和最后,言辞拒绝艾丽莎的请求后,但又从房门探出头问的那句:“你能付多少钱?”让我笑翻。这也使他的本性一览无遗。有时我会觉得,如果有这样一个不靠谱但又能依靠他的哥哥或朋友,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接着,在菲利普的生日晚会上,Driss的对古典音乐的那些评价,真是,哈哈哈哈!什么“一群裸奔的人”,“猫和老鼠”,“咖啡广告”, “失业补助中心电话铃声—等候时间约为2年”。要有何等的想象力和生活阅历,才能说出这些幽默的语句啊?难怪菲利普最后要大叫“救命”了。
  
  老实说,玛格丽这个人我不是很喜欢。我对女同志没有歧视,但是她老戏弄Driss,让我不爽。她的自信是否源自于她自卑呢?当然,Driss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打败的,当他得知真相时,玛格丽还不忘玩弄一下Driss,佯装提出了3p的建议,此时的Driss毫不客气的回击道,“那我们就不面颊吻了。”然后拍拍玛格丽的肩膀,说道:“再见了,哥们。”让人不禁感叹,“哥们”这词真是说得好!报仇了!哈哈。当然,这不能说明他是个小气记仇的人,还记得伊冯娜问他会不会生气时,他对伊冯娜的回应吗?“做的好”“我想她怎么不上我的钩,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几句自我调侃就把话题带过去了。
  
  结尾Driss应聘那一段,和影片开始那一段呼应。还记得那时Driss是怎么玩弄文字游戏,把话题扯到音乐上的吗?但那时他还只是想要个签名,来领取失业金。现在他可是真的想找一份工作了,但这也不能阻止他无限的幽默。戈雅这个画家到了Driss嘴了成了女歌手,而且“在pandi panda (歌名)后就没什么做为了。”他还真能扯啊。当然,这时的Driss也在菲利普的熏陶下,对艺术有了一定的认识。一眼就看出那幅画是达利的《永恒的记忆》,而且还十分内行的把那画中的表称为molle(哪位能找到这个词合适的翻译?)。还有什么亚历山大体……Driss,你比我强多了。
  
  我想这部电影让我影响最深的,首先是Driss无数的幽默对白,然后才是那些温馨的场面。很多应该和我有一样的感触吧,所以才又哭又笑地看完了整部电影。
  
  PS :最后来个有点小黄色的对白。“他的小黄瓜”。还记得在那段出现的吗?哈哈。
  
  这部电影笑点太多,欢迎大家来补充。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璀璨,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璀璨's Blog
原文地址《 《触不可及》的欢快对白》发布于2012-3-28

分享到:
打赏

评论

游客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1. #2
    qq_avatar

    2265.com 安卓游戏下载

    dg 9年前 (2012-04-01)回复
  2. #1
    qq_avatar

    可惜了,图片挂了。

    红酒 9年前 (2012-03-29)回复
切换注册

登录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