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飞的鱼

關 於 藝 術 丨 源 於 生 活
關 於 理 想 丨 始 於 我 們
首页 » 精品美文 » 看透了爱情,却戒不掉思念

看透了爱情,却戒不掉思念

我已经很少去回忆那张脸、那双眼、那把声音,只是,偶尔容许自己在夜深人静时分,安静地牵念起遥远的那份记忆。感叹岁月无情,时光如水,不经意间,那段如烟似梦的往事已在脑海里回旋了近十年。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喜欢在夜里,一个人安静的听陈奕迅的《十年》,听着听着,会有温热的眼泪,缓缓流出眼眶,滑过脸庞,滴落在玉白色的瓷砖地板上,晕开一个淡淡的涟漪,习惯用手帕为自己轻轻拭去眼帘之下的泪痕,却让长长的睫毛沾满水雾,衬一种朦胧的美丽。
  一个人的夜,总是特别安静,安静的可以倾听到窗外呼啸而过的风声。也许我本身就是个喜爱自由、崇尚自由、追求自由的人,于是,也自然而然爱上了寂寥的夜。喜欢在夜里,泡一杯淡淡的绿茶,闻着清雅的芳香,搭一条薄纱披肩,如一尊玉雕石像,以一个固定的姿势,优雅而又随意地立于阳台上,任微风轻拂脸庞,看月光轻洒大地,用心灵细细捕捉虫鸣哇叫的声音,在那种纯净的自然的声音中,独自莞尔轻笑。
  许多的时候,任凭回忆里凄婉的情节,像一把刀子划过心尖,让心隐隐作痛,痛到泪流,却仍固执地在心灵的最深处,留一个柔软且安静的角落,轻放下那些蠢蠢欲动的情愫。这个角落,永远属于过去、属于往事,属于一个不曾得到却又念念不忘的人,属于一个平淡无奇而又犹如爱情咒语般的名字。这个角落,永远那么安静、柔软、美好且缱绻。
  听她们说,活在回忆中的女子,一定是结着丁香般轻愁的女子,也一定有过刻骨铭心的经历,才让自己无怨无悔在记忆里纠结,在往事中悲伤或欢喜。这样的女子,份外令人心疼,也格外让人忧虑。从她们双瞳剪水般的眼睛里,你一定能够轻易读到柔弱、读到沧桑、读到美丽、读到坚毅、读到执著。
  爱情,会使一个睛若秋波,眸清似水的女子,执著得令人惊叹,所有关于往事的记忆,任岁月如流水消逝,仍痴迷、仍贪恋,终于,在指尖缠绵成一缕执念,在夜里,在文字里,散发着浓郁的醇香,恰如精心酿造的陈年红酒,美艳、迷人、诱惑而又纯净。
  总是不愿将自己归类为“活在记忆中的女子”,因为在告别每一段爱情的时候,不论谁是谁非,谁对谁对,或谁先谁后,我总表现得那么坚强而又坚定,从不试图去索要一个明白的答案,也不回头去张望走过的路,更不随意再让他知道自己曾有过放不下。这一切,缘于我可怜的骄傲,仅有的自尊和骨子里头最后的清高。
  爱情,总是这样一个美丽的字眼,交织着曼妙、心动、狂热、思念。爱着的时候,恨不能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年轻的时候,承诺总是无心,我们轻许下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山盟海誓,以为彼此会是彼此的永恒。无奈,就在那个离别的季节,飘雨的站台上,松开了彼此的手,追着列车,也无法看见你的身影,才不得不感叹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每一段爱情告别后的许多日子里,我不得不承认,我有过尖锐的疼痛,有过泪奔的时刻,有过思念的狂潮。那些疼痛让心揪着,痛到窒息;那些泪水,犹如狂风暴雨,轻易瓦解了坚强;那些思念,扑天盖地,像一张柔韧的网,网住纤柔的心,直至成伤。这样的时候,总也是安静的,任凭泪水无声地滴落,却没有哭出来声音。我以为,捂住嘴唇,不哭出声音,就可以抑制住思念。
  夜深了,风起了,雨来了,月隐了,星沉了,独自一人站在凄风冷雨里,用心灵与夜对话,仿佛听见遥远的天际,有一声呼唤徐徐传来,那声音熟悉而又陌生。十年前,曾在那个声音里沉迷,放下了最初最真的情感。彼此深爱过,如今爱已消逝得无影无踪,了无痕迹,唯有那张轮廓分明的脸,那双清澈真诚的眼,那把浑厚好听的声音,久久在脑海盘旋,记忆犹新。
  听说,那夜,爱情回来过。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璀璨,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璀璨's Blog
原文地址《 看透了爱情,却戒不掉思念》发布于2011-7-31

分享到:
打赏

评论

游客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

登录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