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飞的鱼

關 於 藝 術 丨 源 於 生 活
關 於 理 想 丨 始 於 我 們
首页 » 艺术动漫 » 《网络时代的中国动漫产业文化》(五)

《网络时代的中国动漫产业文化》(五)

(五)儿童动画作品的精神需求

 

因为合作过并且夭折过非常之多的项目,也和诸多老板谈过话。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我是编剧的缘故,老板们非常之喜欢探讨好作品。他们要先问我认为什么样的作品是好的,如果相符的话那谈的就比较容易了,如果不相符的话要纠正。然后提出自己认为的好作品应该是如何的,最后结论是中国并没啥好作品。而将来我们要创造的这个应该是最好的,成功的云云。

偶尔有部分的老板也会提到喜羊羊的成功,针对这个还要探讨各种观点。对于喜羊羊的成功,我认为主要有三点原因:

一是项目民主选举探讨出结果,也就是众人探讨决定创作和制作方向。

二是沿用蓝猫广泛撒种播出模式。

三是坚持。

关于喜羊羊的成功就不细讲了,有兴趣的可再研究。至于探讨市场上什么样的片子会容易成功,这点心得我已无限重复。

每一年我的观点都随着当年的心得在变化着,但近几年动画市场无疑是儿童片占较大优势。随着网游行业对动漫的冲击,能够看电视的青少年观众已经越来越少了。上网没有看不着的片子,上网可以玩游戏,上网的娱乐活动可多了,那电视的用处就越来越小了。

上了初中之后还继续看电视的观众是越来越少了。那么动漫的方向主要就应该集中在儿童身上,所以从大的角度来看,儿童片能够走向成功的机率就较大。

至于很多人仍然认为中国只做儿童片,不做青少年看的片子这种观点我也持有过,但是形式经常在变化着,跟不上变化人就落后,落后现在不是挨打是容易失败,动画公司都承受不起失败,经常是一次倒闭。动画的风险这么大,经常是一个项目定生死。

掌握市场趋势变得越来越重要了,前文所讲的关于网络产业链,以及推广方法都是从各角度说明,市场运作和推广比动画内容本身更为重要。

从内容方面,我们应该怎么去研究市场需要呢?这一点笔者曾经在一篇分析中相关的小节叙述,现摘录如下:

 

从中国的孩子的一个隐晦的特点开始说起。

国内的小孩子都明显有些特点,他们和大人是阶级关系明显,并且对立。中国的传统教育观念促成了这种结果。大多数的家长认为孩子的早期教育很重要,于是除了正常的学校学习课程之外,给他们报了许多课外辅导班,学习的压力之大之重难以想象。家长们的理由是为孩子们的将来作准备,希望他们成为全才式的人物。但并未顾及孩子们的感受,并且教育的方法也不科学。

国外重视孩童的早期智力开发,而国内则是重视到了教育加重上。这样绝大部分中国式的家长和孩子们之间就有了一段不好调和的矛盾。提到这个,我们可以从一些流行的出版物中窥视一斑。

生活中孩子们也都有爱玩乐的天性,在艺术创作中我们也容易去寻找典型和特例以引起观众的兴趣。因此,假设特定的图书受众群体如果圈定在6-13岁的年龄段之间,这个玩乐年龄的孩子容易对那种淘气的、神秘的、爱恶作剧的、稀奇古怪的、喜欢奇思妙想的主人公产生浓厚的兴趣。因此,《淘气包马小跳》和《男生贾里》这类作品就非常容易获得成功。

“童话大王”郑渊洁,印书遍布全国各地,二十余年作品销量逾亿,许多人认为他更从儿童的心灵深处出发,让阅读童话成为一种快乐。 郑渊洁的早期童话与后期幻想小说,都对现代儿童的生活具有深远意义和影响。

郑氏作品的一大特点是完全以孩子的立场去思考创作,和大人形成一个对立面,往往能引起孩子们的共鸣。

记得我们小时候学习也常遇到这样的情况,诸如“给父母的一封信”这类的作文,通常都要学生们讲述自己生活中所经历的一件事情以体谅父母教育子女所付出的辛苦。大人们的辛苦一般都体现在“望子成龙”上,而“望子成龙”的具体表现形式就是加重孩子的学习负担。每个具有独立思考的孩子处于这种情况下都很难理解家长的作法是否对自己有好处。毕竟将来也许是十年或者十年以后的事情,现在自己的压力可比大人要大的多,并且压力来自于心理的远超生理的更多。

中国人对教育的理解从情感上出发,并不遵循更多的科学依据。大人们认为自己做的一切针对孩子们的教育安排都是为了他们的未来。然而现在背负了太多的孩子们何尝又不想过好现在呢?

我们常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孩子们微弱的力量是无法和现实大环境的学习氛围抗争的,这些囤积在心里的压力便要寻求释放的出口。

郑渊洁先生便是一个读懂孩子心里的奇人。我们在根据郑先生《童话大王》刊物中收集的一些语录中可看出他是如何用语言为孩子们的压力寻找释放口,让他们对此产生共鸣的。

  

郑渊洁语录(孩童生活学习类)
 
100分把童年变成100岁。
  

合格的教师和父母的标志:发现孩子的优点,告诉他什么地方行。不合格的教师和父母的标志:发现孩子的缺点,告诉他什么地方不行。
  

差生是差老师和差家长联手缔造的
  

鼓励能将白痴变成天才。
  

孩子把玩具当朋友。成人把朋友当玩具。
  

通过郑先生的作品,我们可以发现一个简单的事实,当老师和家长成为统一战线时,以孩子的立场上讲述问题的作品是最容易打动儿童观众的,因此反映孩子心声的作品和语言都是娱乐市场上一种明显的需求。
我们也可以通过《哈里·波特》在中国巨大的销量看到这个需求的表现。这个系列的第一部,也就是主角哈里·波特出场的家庭环境介绍当中有这样一个情况,哈里·波特的父母双亡,姨夫和姨妈对他非常差,而哈里·波特也像一个普通中国学生一样,脑海中总反映出父母对自己的差,对自己不协调的那些感觉。当哈里·波特被救出那个苦难的家庭当中后,孩子们也如同自己得到了释放一般地开心,何况后面的情节更是符合他们的心意。来到一座几乎每个孩子都梦想要去的学校。
霍格瓦茨魔法学校是个尤其让中国的孩子感兴趣的地方,因为它不仅仅包含着魔法这种玄秘神奇的要素,更重点的,它是一所学校。要知道学校的含义对中国孩子们的特殊意义。他们在自己的学校内所不能获得的那些精神需要,都会在这类作品中得到释放和满足,满足他们的好奇心和心底内真正对这个年龄层次精神上的求知欲。因此我认为在《哈里·波特》这个系列的作品当中,魔法学校的意义更大于本身这个故事的内容。而哈里·波特这个主人公在家中受压迫后用自己的力量反抗并给予他的“坏阿姨和坏叔叔”教训后的感觉,让许多中国孩子得到一种宣泄的满足和释放。

心中理想的学校和对家长的反抗,是中国孩子从《哈里·波特》中获得的一种精神满足,除此之外,哈里·波特去逝的父母,以及父母对他真正的爱,也是中国孩子们的一种需求。简单的来说,以一个中国孩子为例,哈里·波特的姨夫和姨妈就相当于他的父母,而哈里·波特真正的父母,实际上代表了孩子们内心深处理想的父母的标准。很多中国孩子喜欢看《哈里·波特》的主要原因,也许就是他们从作品中获得了对父母和学校的真正意义上的精神需求。
从以上的分析来看,我们在创作初期应该着重地进行研究和分析成功的娱乐作品给予观众什么,或者说观从作品中获得了什么,因为观众获得的,喜欢的,必定是他想要得到的或者说是需求。这个需求是现阶段的,随着时代的发展,需求也一样会发展。
可以这样讲,同一类作品在相当长的时间段内一直受到欢迎,说明这种观众在这类作品的精神需要上始终没有得到足够的满足,这种持续的需求就为我们打开一个广阔的市场。
但是明白学校和家长对于中国孩子的影响和重要性之后,还要注意作品本身的立场。前面我们举例说明郑渊洁先生的作品是站在孩子的立场上用故事的方式演绎的,反过来说,不成功的作品往往就是因为站错了立场。
例如说中国的大部分儿童作品的样例都是孩子们做了一件错事,在经过一系列的经历之后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且通过这个事情让自己成长了起来,教育意义甚明显。很多人把这个称之为“寓教于乐”,如果不深挖这个意义,任何传播性质的作品都很难获得成功。也许我们逆其方法来做,让家长对孩子做了件错事,在家长经历过之后认识到对孩子的错误,而孩子通过成长后证明了自己是想法是正确的,给予他们认同自己的信心,可能这样的作品效果就有所不同。
在中国,孩子和家长和学校之间的矛盾如果在影视作品当中得到不一样的诠释和解答,就能很大程度上满足孩子们的精神需求。
  

上面这节摘录的内容是专门讲述孩子们一直以来对于国产作品当中的精神需要,也就是大多数孩子想从动画片获得的,实际上是自己的一种生活写照以及心灵解脱。我并未论述到青少年市场,因为那块领土已被游戏和日本动漫所占据,剩不下多少空间了,抢占无益。而从孩子们的需求心理上去研究,一部作品应该赋予一些什么样的精神就是很明了的事情了。希望大家在研究或者策划一个项目的时候,先从这一点出发,而不要空谈什么样的情节吸引人,那些是技巧和专业层面上的事情,远没有作品需要赋予的精神重要。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璀璨,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璀璨's Blog
原文地址《 《网络时代的中国动漫产业文化》(五)》发布于2011-3-29

分享到:
打赏

评论

游客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

登录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

sitemap